抒情散文大全

当前位置: 首页 > 散文 > 抒情散文
  • 2020-01-20

    墙头草,随风倒;任风吹,顺风摇。也不知道是哪位诗人写下的这首诗,或许不是诗,不过暂且称它做诗吧。听着不是很顺耳,但是心里总感觉他讲得很有道理。也许是因为这首诗里提到了草的缘故吧。有一天,一群北归的鸟儿...

    浏览全文抒情散文
  •  记不得是七岁还是八岁那年,父母亲在一间厅房里挖了一个大池子,我问他们这是要干什么,母亲说做牛圈,父亲用郑重的眼光看着我说:“以后你有事情做了,任务就是把牛看好。” 没有体验过放牛的活是什么滋味,图个...

    浏览全文抒情散文
  • 这一年清明,我再一次回到了阔别二十多年的第二故乡。之所以称为第二故乡,是因为我的童年是在这里长大的。记得我小的时候,我的母亲身体一直都不好,经常大病小病的不断,身体很是虚弱。母亲没办法照顾我,就把我...

    浏览全文抒情散文
  • 打秋枣儿

    2019-10-08

    没有那么一首歌,我们总想跟着轻轻的和;有没有这么一首情景诗,我们总想和着轻轻的歌。走过夏,迎来了秋。走过翠绿,迎来了金黄。秋儿在四季之神的庇护下,姗姗来临,大家闺秀般神采奕奕迷人端庄引领着丰收的硕果...

    浏览全文抒情散文
  • ”吃亏是福”——我的家风我们家的家风是吃亏是福。小时候,我们家在黑龙江省鹤岗市。一家八口人只爸爸一个人当工人挣钱,家里很穷。但每逢过年过节我们家包饺子,都要给邻居家的小孩送一碗,让他们高高兴兴的嚐一...

    浏览全文抒情散文
  • 散文随笔《我的人生,第一次……》人生,总是疑虑在纠结中,徘徊在十字路口......——引子我用第一次哭泣声宣告,来到了这个世界,成了家庭里的一员,成了社会的要素,成了自然的累赘,也成了父母手心里的疙瘩(且不...

    浏览全文抒情散文
  • 在闲赋之时,我总习惯看看手机里的微信,有时很多,几百条,我慢慢品读,字里行间,传递着同学的温情的和絮絮叨叨的思念,还有浓浓青春的记忆,让我怀念;28年过去了,曾经的面容不再年轻,28年过去了,珍藏的集体照...

    浏览全文抒情散文
  • 一丛绿意,一片芬芳办公桌前茶几上的那一盆白掌,这几天显得格外引人注目。一周前,原本空落落的茶几被友送来的一盆白掌占据,一时那空旷的所在被这绿意盈盈覆盖,多了几分宁静中的盎然,特别是那一枝亭亭玉立的白掌...

    浏览全文抒情散文
  • 五月说柳 散文

    2019-09-29

    柳的品种繁多,有垂柳,有旱柳,有杞柳,有黄花柳,有长叶柳。我喜欢垂柳,喜欢她的美丽,她也是一味盛夏治疗皮肤瘙痒的良药。小时候起,那时候大概是80年代,编织业开始兴起,许多人用藤曼编织筐子,许多人用柳条编...

    浏览全文抒情散文
  • 5路公交载着四姐急驰在宣宁省道,5路公交去小镇的人很多,沿途站点也很多,方园几十里人们路路下车,他们有老师,有工人,有许多是花炮厂附近的村民,端午他们有的是给父母买礼品,有的是买菜肴、买端午的艾草、菖蒲...

    浏览全文抒情散文
  • 北望,一江波影之外婉约的天弧下,排列着几朵柳雾写意一笔水乡烟村,静泊在浅浅的东河边我的衷肠所寄,血液热烈,淡淡地潆洄暮昏如起落的剪刀,裁制一沓风景小唱的晚风,放牧着袅袅鸭群打开心窗,见到我轻恬并巨美的...

    浏览全文抒情散文
  • 天宁山的情思---献给我的母校沅陵一中位于天宁山的百年名校沅陵一中是我的母校。从一九五四年到一九六零年,正是我生命的青春季节,我在那里苦读六个冬夏,受到良好的教育,扎实全面地掌握了各科知识,并在校园这个...

    浏览全文抒情散文
  • 小镇的渡口,七十年代是镇繁华地段,那时渡口的建设在宛陵是奢华的。渡口大堤是一条宽广的防护枢纽,大堤边上种植树木,草地,美丽的堤岸,一年四季草色青青。渡口上连繁华的十间屋,下连偏僻的下街,渡口大门用青...

    浏览全文抒情散文
  • 念佛

    2019-04-02

    我的姥姥是五十多年前开始念佛的。那一年舅舅患了严重的眼病,看东西十分模糊,天天如同生活在黑夜里。姥姥悲愁交集,带着舅舅四处奔走求医。舅舅天天吃药,药效却不如人意。有个亲戚说千里之外有一座寺庙十分灵验,...

    浏览全文抒情散文
  • 舅舅的年代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,比如照片之类的什么影像。以至于舅舅在我的感觉里永远是模糊的,朦胧的。在我小时候,母亲每每讲起舅舅事情,大都给我们讲的是他们兄妹之情。因为在那样的年代,姥爷只有一男一女,...

    浏览全文抒情散文
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